墙面贴壁纸

你们的手机壁纸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?

我已不记得你的名字,却还记得喜欢你。

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

很久很久前,中学网恋过一个女孩,将近一年才从线上走到线下,虽然不是同一中学,却常常晚自习后一起散步送她回家,边走边聊很融洽很开心。又很久,第一次牵她的手,有些凉、很滑,很奇妙的感受。我买过一本黄色封皮的空白乐谱,把自己写思恋的诗抄在五线谱上送给她,她送过我一罐子亲手折叠的五角星。初三的第二学期,自习的时间更晚了,她的爸爸每晚骑车去接,于是我们也难得见面了。她生日那天傍晚,我们逃课去买了个小小的生日蛋糕,然后躲在不远处一座教堂的拱形门廊里点起蜡烛,应该很甜吧,我却不记得那时候是深秋还是初春,但记得那晚有风,我们把蜡烛围护在两人之间,吃完蛋糕后,我把自己的校服披在她的身上,我的确不记得她的生日了。

那之后,又回归平常,直到有一次她爸爸有事不来接送,我们再次有机会散步回家,准确说是送她回家,因为我们住在相反的方向,以一座狭窄的人行便桥为界。那天来回折返于便桥,舍不得分开,最后走的累了才坐在河堤休息。已经忘记,那是在什么样的情形下,我拥她在怀抱里,亲吻了她,忘记吻了多久,但清晰记得她哭了,哭的有些伤心,哭的我不知所措。那是我的初吻,一定也是她的初吻,但如今在我脑中却勾勒不出她清晰的模样。

之后,紧张忙碌的学习成为生活的全部,我们好像是有这样的约定,要全心的备考,考进同一所高中,然后跟老师求情分在同一班。终于熬到考试结束,我们很久没见,也没于有通讯,现在想起来都有些不可思议,我们没有电话,我把她家里的座机号抄在写诗歌草稿的本子里,但从没有拨过,我甚至不知道她在那所中学那个年级的哪个班(一个年级会有十多个班),我们最熟落的通信方式就是QQ,但那时候不像现在上网方便,只有去网吧才能登陆,问一声在么宝贝?或者只好留言。中考结束了,我的留言始终没有回音,那个蓝色短发的头像没有闪烁过,我也不只一次在我们的学校之间那个汇合的报亭等候,在便桥那头每次分别的井盖上等候,翻遍书架也找不到那一本炒着号码的本子,在盛夏的骄阳下我不知所措,之后,失去联络,之后的盛夏时间像在脑海中消失一样。

高中开学,日子如往常一般,不过每天放学的路开始骑着自行车与哥们嬉戏打闹。如今,我已不记得那时候我QQ的名称,QQ号码大概是305507316,可是号码被山西一小伙盗走,起初还能看见QQ空间的内容,后来不知被删了还是锁了起来。是的,我们最后的记忆也这样丢失。当我流水账似得记述这段经历,我又想起些什么,但她的网名,她的真名,他的容貌,他的言语,她的表情,连同那个盛夏的阳光都从记忆中消失……

大学毕业回家之后,我打开过她送的那罐七彩的五角星,拆开一颗,纸条上面写了一个字——“简”,再拆一条——“就”,再拆是个“念”字…接连拆了几个,我大概明白这毫无规律可循的文字可能会组成一封信,但我舍不得再拆下去。

如今我已结婚,有了工作有了房子,过的与朋友们一样一样的日子。这段经历就如那段恋爱一样,发生的悄无生息,逝去的莫名其妙。我已不记得你的名字,却还记得喜欢你。

喜欢这张手机壁纸的,互粉。

相关文章